象形

雨天的

一段小插曲,瓶中干花
陌生的好感走在桥段
-
雨是伞的雨,蓝房子
在视野之上
-
“你可以随时收起伞
摘下你乐意的帽子。”

要在夏天之前把眼泪流尽,这样在夏天时,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。——改编自Yui

凝眸

我们三人踱着小步朝前走着。
日头曛着远处花坛里翻涌的色彩。月季随意地红着;高的树叶色浓郁,和树底下一片爽朗的绿意形成了鲜明的反差;红叶李不知何时褪去通身的洁白色小花,长出一层一层的泛紫的红叶。
原来,不知不觉已经是夏天了。这天我刚满十七岁,徜徉在学校的每一条道路上。语文老师让我们出来观赏校园风光,因为尚未下课的缘故,学校里空空荡荡,道路上人影寥寥。
“大贞文子树......“朋友掠过一棵树树干上挂着的学名。
“是大贞女子树。“另一个朋友耐心纠正她。
我想笑,却只是凝眸。
青春这么奢侈吗?今年春天错过了樱花的盛开,本以为到夏天自己就可以笑看美景遍地,却不想仍是失意之人。维生都勉强,还管什么树不树的呢。
心底,一丝一丝的愧疚不安和迷惘,上升直至喉顶。
“想吃雪糕了。“我说。
“你就那么饥渴吗。“朋友嘲笑。
我不管。我飞奔。我举起雪糕在烈日下傻站着,好像一条狗。
都会过去的,我说。
生日快乐,我说。
前方道路笔直,同行的两人已走远,整个世界都模糊成一种颜色。
“等一等!“我边赶边大声喊,“请等一等吧!“

摘录5.14

“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,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,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。我假装无情,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。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,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。”

平凡号列车

  十五岁那年,坐很远的车回家。晕车晕得头疼,手机里喜欢的那个人迟迟不回复我消息,竟然就这么哭出来。黄昏,车窗外面,云朵像金色的鱼的鳞片,层层堆叠,晕染成一片。太阳在其间鲜红欲滴,急速地下坠、下坠,带着无法落地的煎熬。

     后来,夕阳像蚕一般,不停地向外吐丝,直到把自己整个的生命都消耗殆尽。于是红霞布满整个天空。那红,是玫红,是酡红,是极其易碎而触目惊心的美丽。此后的日子里,我再也无缘目睹这般盛大的黄昏。

     那辆载我驶过黄昏的列车,在晚风里呼啸而过,渐渐地远了。  

     再过一个月就满十七了。没有谁会在意,十七岁的我和十五岁的我有什么分别。背着一样的书包,坐在教室的同一个位置,仍然因为年轻而有那么点点好看。有一天朋友对我说:“刚上高中那会儿,我以为你是最好看的。”我怔了怔,很努力地回忆,那时候恰好才过十五岁,考上本市最好的高中,踌躇满志,眼睛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 而现在,我却开始拥抱平凡了,在大部分同龄人还在追求“做一个闪闪发光的人”的时候。这种姿态再自然不过,好像有一天我遇见了平凡,对它说:“゙嗨咯,我能抱一抱你吗?”那么之前的考场失意、遭受诋毁、恋人分手、沉迷写诗,这些我大声抗拒排斥的阴影,好像都融入我的体内,成为了我的一部分,而与之相对的另一部分,则是照进内心的阳光。什么是平凡呢,大概就是不再依赖幻想度日,走路的时候会看到树,枝头的鸟,妈妈骂我的时候会心疼她,读书的时候不再不求甚解,爱一个人的时候开始有所保留。当诱惑向我伸出欲望之手,我不会再轻易地沦陷——这个世界太大了,而我太小了。

     大概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回归的过程,每个人都曾挣扎过、叛逆过,可最后都无一例外地回归平凡,或早或晚。记得电影《玛丽和马克思》中有一句台词:“我年轻的时候想成为任何人,除了自己。”曾经那种深埋于内心的自卑和迷失,连我自己都未曾察觉,却被挚友的个性签名一语道破,她写:“无论如何,我务必努力去做一个人。”后来我才懂得,做一个人真的比追求一个定语重要得多,那些看起来很闪很闪的东西,对一个人来说只是锦上添花。要知道,自我的人大多比而不周,失之偏狭,博爱的人又往往忽略身边人,聪明人大多刻薄,善辩者大多狡猾,即使是满腹经纶的人,也很可能被文明驯服而失去了独断的勇气……每个有优点的人都会有缺点,反之亦然。那些曾使我闪闪发光的,终将使我黯淡,而使我成为自己的,愈久弥新。  

     四月,樱花连片开放的季节。涔涔的雨落了一场,学校里满园的樱花就落光了,一点不剩了。樱花落是整朵整朵,连花带瓣的落,粉嫩得好像还带着少女的体香。十五岁那年所有的记忆,定格在那辆疾速行驶的列车,车厢里晃动的窗帘,帘外血红的太阳。那时黄昏的繁盛,和眼下雨后的清寂,说到底,又有什么分别。湿漉漉的空气很是清新,我想了想,那么,不如就把那辆列车命名为“平凡号”好了,就让它兀自远去、老去,穷其一生。    


小人国

        从前,有一个国家叫小人国,住在那里的人都叫小人。不不不,不是你想象中那个阴险狡诈卑鄙可耻的小人,事实上,他们大多温良可爱,只是身材略矮。女的爱自拍,男的敢打拼。其中,有会写诗的小人,有画画很棒的小人,有活泼爱笑闪闪发光的小人,也有看起来有点blue还有点懒的小人。当然啦,也有看起来很娘的男小人,看起来很汉子的女小人,看起来很世故的幼小人以及看起来很幼齿的老小人。
        小人们安居乐业着。小时候,每个小人都有固定的爸爸、妈妈,长大一点又有固定的男朋友或女朋友,再大一点就有固定的孩子和工作了。厨子小人每天躲在油烟下,医生小人每天躲在手术房里,工人小人每天躲在阳光下,作家小人每天躲在办公室里。因此,每个小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小圈子,同一件事在这些不同的小圈子里就变成了无数件事。没错,小人们喜欢发表看法,当他们发表看法时,就会立即获得几个“喜欢”或“赞”,为此小人们也感到自己温良可爱了,进而对生活更加满意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有时候,小人们也难免独处,他们环顾四周的风景或者从高高的楼顶向下望去,也不免会感叹:“世界上有太多小人啦!”说罢就发起动态,很快他们就能收到“喜欢”和“赞”了。假如恰好有一个“喜欢”来自大人国的某个大人,他们就会感到自己一下子长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我是多余的部分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何一个地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能放得下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圆桌靠门,公车靠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总有一个位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我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满为患的风景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依赖多余的空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行几个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说话,总像自言自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了晚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星在每个人眼里闪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感到幸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我尚存于世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证明星星永久的意义